驰名房地产商标也被“傍大款”案

发布时间:2020-02-15 聚合阅读:大款 商标 房地产
原标题:驰名房地产商标也被“傍大款”案“金茂”遍地,谁是真“金”?房地产商标纠纷首例禁令案以往,有些商家把自己的商标注册成和著名商标类似的样子,以便混淆公司名称...

原标题:驰名房地产商标也被“傍大款”案

“金茂”遍地,谁是真“金”?

房地产商标纠纷首例禁令案

以往,有些商家把自己的商标注册成和著名商标类似的样子,以便混淆公司名称与品牌名,让消费者误以为自己购买的是著名品牌的产品,从而扩大销路、获取利润。可是也许您没有留意,有些房地产品牌,竟然也傍大款、傍名牌。

我国房地产市场步入快速发展期后,无数房企应运而生,水平实力良莠不齐。一些小规模房地产商打着知名房企旗号开发和销售楼盘,着实给不少品牌开发商造成了困扰。

日前,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作出了一份特殊的裁定,裁定“金茂乐家”停止所有侵权行为,并全额支持了中国金茂提出的诉讼赔偿。不仅如此,在这个案件的诉讼过程中,法院裁定发布了一份“禁令”,要求被诉的两家房地产项目当时就不得使用“金茂”的名义销售和宣传。

据了解,这个保全裁定是全国首LPL竞猜例房地产领域商标侵权案件的诉中禁令,也是北京市法院针对侵害商标权行为作出的有一定社会影响的诉中禁令。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

原告陈述诉讼请求和事实理由

1、判令佛山华美达酒店公司立即停止在酒店名称中使用金茂文字,并清除涉案酒店相关设施用品和宣传中的金茂文字。

2、立即停止在网站上宣传,清除全部内容。

3、立即停止在其企业名称中使用金茂文字。

4、判令赔偿经济损失共计3091577元。刊登声明消除不良影响。

这是2018年11月30日09:30发生在海淀法院庭审上的一幕,即金茂投资管理(上海)有限公司与佛山市金茂华美达广场酒店有限公司等单位商标权权属、侵权纠纷一案。

其他地产品牌为什么要“傍”别人的品牌?

山寨地产品牌频现,

对消费者的利益有什么影响?

还有哪些傍大牌的地产项目?

这个案件的原告是中国金茂(集团)有限公司。2010年1月,"金茂"被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认定为“中国驰名商标”;2014-03-19 ,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认定中国金茂(集团)有限公司注册的图形商标为第36类“不动产出租、不动产服务管理类”的中国驰名商标。

但是近年来,一些房地产商打着“金茂”的旗号开发和销售楼盘,特别是随着一线城市房地产市场的饱和,二三四线城市成为房地产企业竞相角逐的市场,同时也是仿冒的“重灾区”。而实质上这些品牌与金茂并无任何关联,其未经授权突出使用“金茂”品牌并对外进行宣传推广,已涉嫌构成商标侵权和不正当竞争。

商品的品牌侵权行为会损害公众利益。房屋作为家庭重要资产,仿冒的背后不仅涉及家庭重要资产价值的贬损,更涉及消费者对于房屋质量的错误认知;而对于房地产企业而言,房屋属于“耐用品”,在一定时间内的需求有限,市场一旦被仿冒者挤占就难以恢复。

类似案件

仅金茂一家,截止2018年11月已发生三十余例侵权案件,遍及全国近十余个城市。中国金茂已对四川金茂置业集团金茂国际五金机电配送市场、金茂悦龙山、临沂金茂大厦、天津金茂城果、佛山金茂华美达酒店、桂林金茂中心、兰州金茂外滩、大同金茂园、邯郸东信金茂府、江苏海门苏城金茂大厦、江苏金茂投资公司、开封金茂广场、张家港金茂大厦等品牌侵权行为提请诉讼。

2016年08月,中国金茂把四川某集团及其关联单位共计11家企业起诉至北京市海淀人民法院,追究相关主体冒用金茂名义的侵权行为,并索赔逾1000万元。

中国金茂认为,此次被起诉的四川某集团在其开发、建设、销售、管理的楼盘上使用“金茂”作为项目案名。并在其建筑楼顶、小区入口、售楼处、宣传标板、宣传材料等多处突出体现“金茂”文字。此外,该集团还在其官方网站、官方微信以及各大媒体平台上以“金茂”名义进行广泛的宣传推广。这些行为足以使公众误认为其项目与中国金茂之间存在关联关系,不仅淡化、损害了金茂品牌,也会侵害广大公众和业主的合法权益。

2018年8月20日,金茂公司、展拓公司因桂林“金茂中心”、甘肃“金茂?外滩”两个房地产项目使用“金茂”名义进行销售和宣传,以侵害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将桂林博道投资有限公司、甘肃温商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甘肃温商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诉至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要求三被告停止侵权、公开道歉、赔偿经济损失300万元。

同日,原告向朝阳法院提出行为保全申请书,请求立即停止在其经营的房地产项目上使用与“金茂中心”“金茂外滩”等名义进行命名和销售,并停止在第三方网站上及以宣传资料、员工名片、销售中心招牌、外墙广告、官方微信公众号等方式使用与“金茂”相同或近似的字样对涉案房地产项目进行销售、宣传和推广。

一般而言,侵权案件审理时间长,在等待判决过程中非法侵害已经在发生,而禁令指“法院在提起诉讼但并未作出生效判决前,应权利人或利害关系人的请求,采取措施制止正在实施的侵权行为,以保障权利人合法权益的一种临时性救济行为。”

对于中国金茂乃至整个房地产而言,禁令是强大而有效的诉讼“核武器”。取得禁令意味着无需经过一审、二审的漫长等待,就能实现迅速打击、制止侵权行为的诉讼目标。

但禁令需要经过法院严格审查,发出禁令一般意味着受案法院支持权利人的诉讼请求,预示了案件胜负的最终走向。在禁令制度建立的十余年间,权利人成功取得禁令的案件屈指可数。此次如果成功获得诉讼行为保全申请,为房地产领域首例,具有里程碑式意义。

本来与名牌毫无关系,偏偏要在商标、企业名称上,将自己的企业或产品与名牌产品千方百计扯上关系,这种极易造成消费者误认和混淆的“傍名牌”现象,不但严重侵害了广大消费者的合法权益,也直接影响到市场经济的良性有序发展。遏制傍名牌现象,保护知识产权,保护消费者合法权益,已成为全社会各界人士的共识。

比如说房地产品牌:孔雀城,很多人都知道,十几年的大品牌了,目前在全国范围内构筑了50座具备的宜居住区。 比如:永定河孔雀城、八达岭孔雀城、潮白河孔雀城,另外,廊坊、镇江、无锡、沈阳都有这个地产项目。近几年来,这个品牌也被傍了大款。

因认为自身注册的文字及图形组合商标“孔雀城”未经授权被擅自使用,权利人廊坊京御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侵害商标权纠纷为由,将绵阳中经实业有限公司、北京怡生乐居信息服务有限公司诉至法院,要求二公司立即停止商标侵权行为、刊登声明、消除影响,赔偿损失及合理支出费用300万元。日前,海淀法院受理了此案。

原告京御房地产公司诉称,其是一家大型房地产开发、销售及管理企业,自2006年开始,在开发建设及销售住宅过程中使用“孔雀城”文字商标。后京御房地产申请注册了“孔雀城”文字及图形组合商标。

经京御房地产调查发现,绵阳中经实业有限公司在其位于四川省绵阳市某楼盘的开发、销售及广告宣传中单独、突出使用“孔雀城”文字,并将此带有“孔雀城”商标的楼盘信息发布在北京怡生乐居信息服务有限公司经营的网站“乐居网”上。

京御房地产公司认为,绵阳中经实业有限公司未经其许可,擅自在楼盘项目中使用“孔雀城”商标,使消费者误认为该楼盘由京御房地产开发、销售或者与京御房地产有特定联系,引起了消费者的混淆和误认,借用京御房地产商业信誉谋取非法利益,侵害了京御房地产的商标权。

经过北京人民法院的审理之后,判决三亚贵丰投资发展有限公司需要赔付廊坊京御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105万元的经济损失,并且立即停止使用这一商标。

说到“大悦城”这个地产品牌,这是一个集大型购物中心、甲级写字楼、服务公寓、高档住宅等为一体的城市综合体,购物、娱乐、观光、休闲、餐饮等功能。其实全国“大悦城”的系列项目不少,北京就有西单大悦城、朝阳大悦城,天津有南开大悦城、和平大悦城,上海有苏河湾大悦城,成都有地处武侯区的大悦城,沈阳还有中街核心商圈大悦城。就是这么个广为人知的地产品牌,照样也有人傍大款。

2018年5月31日,大庆市一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将其开发的一个小区命名为“大悦城”,并在售楼处、广告宣传材料上使用了“大悦城”“JOY CITY”标识,被中粮集团有限公司诉至大庆市中级法院,并在一审判决后上诉至黑龙江省高级法院。在二审判决中,最终认定大庆旭生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侵犯中粮集团“大悦城”、“JOY CITY”商标专用权事实成立,要求停用相关商标使用,并赔偿中粮集团120万元。

作为知名服装品牌,雅戈尔的服装店面开遍了全国,除了服装之外,雅戈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雅戈尔集团)的业务已拓展至地产开发和投资领域。不过,雅戈尔旗下的“紫玉花园”等地产项目被起诉商标侵权,遭遇了8亿元人民币的天价索赔。

北京紫玉山庄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将雅戈尔集团及全资子公司宁波雅戈尔新城置业有限公司、苏州雅戈尔北城置业有限公司诉至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雅戈尔集团开发的“紫玉花园”项目,均价大概每平米两万多。紫玉山庄公司的主要开发项目为高档别墅,位于鸟巢旁的楼盘“紫玉山庄”是以该公司董事长黄紫玉的名字命名的,作为均价每平米十几万的高档社区,紫玉山庄还登上过“中国十大超级豪宅排行榜”。

紫玉山庄公司认为,宁波雅戈尔和苏州雅戈尔分别在宁波和苏州开发的“紫玉花园”房地产项目案名及宣传名称,与原告所持有的“紫玉”、“PJV紫玉山庄PURPLEJADEVILLAS”注册商标构成近似,侵犯了其注册商标专用权,因此请求判令被告立即停止侵害商标专用权行为,并赔偿其经济损失8亿元人民币。

不过8亿元的索赔金额看起来确实有些夸张,这需要紫玉山庄公司提供足以说服法院的有力证据来证明权利人因侵权遭受的损害,和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法院才能依据这些数据给出判罚金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