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靠百度京东也扛不住!新潮传媒复工首日裁员500人高管降薪且生活费降至5万...

发布时间:2020-02-13 聚合阅读:京东 新潮 首日 高管 生活费 传媒 百度
原标题:背靠百度京东也扛不住!新潮传媒复工首日裁员500人高管降薪且生活费降至5万...近期,新冠病毒肺炎疫情对企业的冲击由内到外逐渐显现,轻则缺钱“喊穷”,重...

原标题:背靠百度京东也扛不住!新潮传媒复工首日裁员500人 高管降薪且生活费降至5万...

近期,新冠病毒肺炎疫情对企业的冲击由内到外逐渐显现,轻则缺钱“喊穷”,重则破产倒闭。

2月10日,新年复工第一天,新潮传媒CEO张继学的内部讲话刷屏:裁员500人,高管降薪20%,账上10亿资金只能活7个月。尽管张继学对此表示为企业正常的发展节奏调整,但在疫情爆发之后的复工首日,这一举措还是引起了广泛关注。

有业内人士表示,疫情冲击之下,任何一个企业都很难独善其身,新潮传媒的现状或也是行业处境的缩影。尽管生存存忧,面对疫情新潮传媒仍不忘慷慨驰援。

疫情大考面前的自救之路,从减员10%开始

“今天‘新冠病毒’带来的困难,超过了我们的想象,‘活着’已成为大多数创业公司的最大目标。”

午后12:53分,新潮传媒集团在其官微刊出张继学在员工大会上的讲话全文。张继学表示,新冠病毒对国家、企业都是一次大考,而新潮的自救之路从减员10%开始,减员规模约为500人,包括20名管理干部,裁员后公司员工总数为4000多人。

在提出裁员之初,张继学提示大家不要过度解读,并引出投资方京东、百度裁员正面效果以作典范,稻盛和夫也成为效仿对象。

但作为一名成都的中年创业者,张继学的大部分讲话内容都透露了其对此次疫情的担忧、对疫情冲击下企业活下去的担忧:“我带领团队战胜过2003年的非典,战胜过2008年的地震,但害怕败给2020年的新冠,因为街上没有人,也就没有消费者,这个有点可怕。”

据公开资料,新潮传媒的运营主体为成都新潮传媒集团有限公司,成立于2007年4月,定位为以电梯为流量入口的社区媒体平台,直接对标梯媒龙头分众传媒。天眼查数据显示,公司联合创始人庞升东(二三四五网络创始人)持股12.83%为最大股东,创始人兼董事长张继学持股12.14%。此外,百度、京东电子竞技游戏也持股10.21%和4.93%。

10亿资金只能活7个月?“对手”还能撑多久

作为传媒界的“后起之秀”,新潮传媒从2018年公开叫板分众传媒开始成为业内焦点,此后在资源点位上的争夺愈发强势。继获得二三四五、恺英网络、欧普照明、天神娱乐、百度等机构青睐后,新潮传媒在去年8月获得了京东集团领投的近10亿战略投资。

但根据张继学的表述,目前公司账面资金仅剩10亿元,无营收情况下或撑不过7个月。

2018年,新潮传媒在内部下发《关于全面抢夺分众传媒亿元级客户的通知》,高调向分众传媒宣战,声称“2018年要打一场千亿级的群架”。

面对环境变化,分众传媒在2018年结束了连续3年的业绩高增长,全年实现营业收入145.51亿元,净利57.92亿元,同比下降3.03%。此前连续3年,分众传媒净利润增速均在30%以上。

新潮传媒则增收不增利。2017、2018两年,公司营收从2.4亿元增至10亿元,净亏损却从2亿元扩大至10.74亿元。

截至2018年底,主攻一二线城市的分众传媒已覆盖全国逾300个城市的生活圈媒体网络,自营电梯电视媒体覆盖全国约150个城市,自营电梯海报媒体覆盖全国约220个城市,市场占有率达90%左右。

而根据新潮传媒的官方数据,公司在全国布局已超过100个城市、拥有60万部电梯智慧屏,每天覆盖2亿家庭人群。

但疫情之下,情况并不乐观。正如张继学所说,街上没有人就没有消费者。这将是整个行业面临的共同难题。

金融界财经天眼注意到,截至去年三季度末,十几家广告上市公司中仅分众传媒(28.30亿元)、电广传媒(19.11亿元)、蓝色光标(12.70亿元)3家企业货币资金在10亿元以上,而行业“老大”分众传媒,继2018年首次负增长之后,去年前9个月净利润同比下降了72.15%。

省下6400万?学习京东轻装上阵赶超对手

事实上,相比老牌培训机构兄弟连要关门、王思聪曾一夜消费250万的“K歌之王”要破产,新潮传媒的处境已算幸运。

张继学在最后强调,任何一次萧条,都是自我发展、追赶或超越对手的好机会,并以BAT成于97年经济萧条期、淘宝成于2003年非典萧条期、京东成于2008年金融危机为例,声称新潮会成于2020年的新冠危机。他倡议,要向京东学习,劝退那些业绩不好的,因为家庭原因,因为身体原因,不能再为企业奋斗的人,轻装上阵。

不过多份券商研报曾分析称,鉴于目前两者体量、市场份额差距巨大,新潮短期内很难挑战分众的龙头地位。申港证券曾表示,分众传媒以提升单点位租金成本(媒体资源租赁费用占成本比例超7成)挑战分众传媒,虽然未伤筋动骨,但也不是毫发未损,而后者成本端的上升趋势已趋于稳定。

不过,新潮传媒虽然模式上不具有显著先进性,但只要融资保持健康节奏,不排除对分众继续造成潜在的干扰。

此外,张继学的开源节流计划还有一项:高管带头降薪20%,危机期间不拿绩效工资,且承诺每月只领不超过5万元的生活费。这一数据的高低引发网友争议。

金融界财经天眼查阅分众传媒财报发现,2018年,公司11位董监高平均税前月薪为15.94万元,其中最高为董事长江南春50万元,最低为监事会主席何培芳2.42万元,公司约有1.27万人领取薪酬,其中销售人员为2274人,行政人员超万人。

值得注意的是,分众传媒2018年一年的销售费用高达23.31亿元,除去占比超8成的销售业务费外,销售人员薪酬及福利约为2.90亿元,每个销售人员可以拿到12.75万元。以此标准计算,新潮传媒裁员500人或将节约6400万成本。

疫情之下,企业生存众生相,但社会责任一如既往。张继学表示,疫情发生以来,新潮传媒先后捐赠现金及医疗物质超过130万元,并联合央视、人民网、新华网捐赠了大量公益广告,有媒体统计后者价值超亿元。

分众传媒亦是慷慨驰援,在1月27日至2月9日期间共计捐赠近4.5亿元的广告资源,并釆购大量紧缺医疗物资和设备器材运往疫区各大医院。

疫情对企业也是一场考验。希望所有企业能在这场疫情中浴火重生,如张继学所言,“蹲下,是为了更好地起跳!”

来源:金融界网站